掩卷之後,有淡淡的感動。這微不足道的一花一草,在一個女子細膩的眼中,竟有這番情趣。

「在賀茂祭的歸途,紫野附近一帶貧陋的民家,雜木茂生的牆邊,看見有一片水晶花在雪白地開著,很是有趣。好像是青色裡衣上面,穿著白色單襲的樣子,那正像青朽葉的衣裳,非常有意思。」
在《枕草子》四十四段《樹木的花》中,清少納言寫下這樣的句子。
水晶花,是個別緻的名字。記起去年夏天,曾在家居商場見到一種玲瓏剔透的手工玻璃花,也叫「水晶花」。只可惜沒有山川草木的風露味和日曬氣。在我看來,只怕還遠遠不如清少納言筆下「品格較低,沒有什麼可取」的水晶花呢。
然而,水晶花究竟是怎樣的呢?查無可查。只知道是小小的,雪白的,開在牆根的花……情不自禁,使我想起夕顏花來。
《源氏物語》中,夕顏花在骯髒的牆根下,開著雪白柔弱的花。光源君偶然經過,竟為此花流連嘆息:「花不知名分外嬌。」他對侍從說:「這真是薄命花啊!請為我摘一朵。」——如果夕顏只是單純的花,無論如何也稱不上「薄命」。
薄命的是一個女子。她從簡陋陰暗的屋裡走出來,眉眼清淡,穿黃色生絹長裙,將折下的花盛在清香撲鼻的白紙扇上,用清新婉順的聲音,對光源君的侍從說:「請你把它呈上去吧。這花的枝條很纖細柔嫩,不堪手拿。」白紙扇上題著兩句舊詩:「夕顏凝露容光發,料是伊人駐馬來。」
這個女子,以花為名,就叫她夕顏。她死去後,我重新看這句話,「這花的枝條很纖細柔嫩,不堪手拿」。忽然覺得悲憫。
夕顏這名字,這花,竟薄命如斯。
很久以後才知道,夕顏花,其實就是鄉間常見的葫蘆花。起初感到失望。隨即卻是驚喜和感動,為這書籍繪卷中不知名的花,竟然開在我所經歷的塵世中,朝朝暮暮,生生不息。
後來,看到《枕草子》中的「水晶花」,我便一廂情願地將它們想像成夕顏花的模樣,卑微的,柔弱的,堅韌的。
看清少納言的比喻,不免要追溯到平安時期的貴族服飾。那華麗而盛大的裝束,由外至內,先是「唐衣」和「裳」;再是「表著」和「打衣」;接著是一層又一層的「掛」(衣字旁),也叫「五つ衣」;然後才是「單襲」;單襲裡面,又有「緋絝」(衣字旁)。
層層疊疊的袖口領口之下,露出與眾不同的「單」的顏色,是美好的點綴。水晶花白色的花,浮在青青的葉上,正好作了綠衣的白單襲。清少納言的心思真可謂巧妙。
「青朽葉的衣裳」,也是很細緻的比喻。「青朽葉」是賀茂祭時所穿的服色,用青色的經線和黃色的緯線織成。那種夾黃夾綠的顏色,非常精妙。
於雷翻譯成「稍有嫩黃的淡綠色上衣」,這也很美,然而終究偏離了日語的本味;周作人徑直譯成「青朽葉」,凝練的語言背後,有別緻的內涵。
掩卷之後,有淡淡的感動。這微不足道的一花一草,在一個女子細膩的眼中,竟有這番情趣。
清少納言總喜歡說:「這是很有意思的。」即便說水晶花「品格較低,沒有什麼可取」,她也會接上一句,故作安慰似的:「但開的時節很是好玩,而且也許有子規鳥躲在樹陰裡,所以很有意思。」
與錢镠的「陌上花開,可緩緩歸矣」,真可謂有異曲同工之妙。皆是對自然的憐惜,對生活的妙賞。
這是很有意思的,就如同微渺的夕顏花,水晶花.

 


本文分享至2gardening園藝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園藝百分百

wujiayu5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